Quantcast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最大罪人被彻底公开!6000万湖北人痛骂!

留学党福利 | 法国五大网上中超,让你坐等辣条来敲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3日 下午 6:33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古董店小哥拿出此物被笑破石头!富商见了:一套房我跟你换了!

探索者 昨天

南都,一家阴森的古董店内。

“美女,你看这个碗,是当年刘关张三人结义时候用的,当时我也在场。”

秦泽拉着几个历史系的女生,站在橱窗面前。

“你神经病啊!放我们回去!”

几个女生面带愠色地挣扎着想走,可奈何这男人力气太大,完全挣脱不开。

她们已经被这男人强拉了半个多小时了。

“别走啊!美女!你们不是来参观学习的嘛!我这里好多东西没给你们看呢!深入探讨一下嘛!快来!”

秦泽拽着这几个女生就要往黑乎乎的里屋走去。

“好东西都在里面呢,快跟我进去吧!”

一个女生害怕得哭了出来。

“我不要,放我走!”

秦泽看她哭了,这才放开了手。

好心带她们看看自己珍藏的稀世文物,哭什么啊。

另一个女生气愤地给了他一记耳光。

“去死!变态!就一个开假货店的!也敢对我们动手动脚!”

说完几人愤恨白了他一眼迅速离开。

只留下秦泽一人呆滞地站在了原地。

“里面这么多失传古书你们都不想看的嘛,特地搬出来的,老子三千年的好东西,多少人想看都看不到呢!”

他叹了口气,走进里屋,整理那些从几千年前就开始收集的稀世珍宝。

从赵国带走的和氏璧。

诸葛亮送他的同款羽扇。

李白送他的诗。

成吉思汗的马鞍。

西欧圣女贞德送给他的佩剑。

从宫本武藏那里赢下的刀。

秦泽嘀咕着把东西慢慢都放回去。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少女温柔冰冷的声音。

“请问,有人在吗?”

秦泽一听是个少女音,激动得赶忙跑了出来。

“有的有的!”

门口,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美女。

长相精致,身材纤细。

尤其是这冰冷还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

让秦泽想起了几千年前昭君出塞的场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坐在轮椅上。

可即便如此,秦泽还是看得不禁流下了口水。

“怎么,美女,是来参观学习的吗?”秦泽擦了擦口水问道。

“我来找人的,请问这家店的老板在吗?”

美女也看出了秦泽不怀好意的目光了,不过还是冷静地回答。

“嗯?找老板?”

秦泽一下子有点警觉了起来。

这家店的老板就是他。

他作为一个长生者,每隔一千年会有一段时间的进化过程,叫做天人五衰。

最近这六十年是他天人五衰的过渡期,身体和蜕壳的蝉一样会变得很脆弱,所以逃离了高手云集的京都,隐居在了南都。

见突然有人找上门来,也很是警惕。

“这是我的名片,我想见店老板。”

美女说着递上了一张名片。

楚幽幽,楚氏生物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公司好像听说。

秦泽又看了她两眼,看她坐在轮椅上稍稍放下防备。

“你找老板有什么事情?不说出来我可不会让你见他。”

楚幽幽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泛黄纸条。

“这是我父亲病逝前给我的,让我遇到困难就按照纸上的地址找这个人。”

楚幽幽说着,自己都没忍住苦笑了起来。

父亲过世前特地神神秘秘地说了这纸上的人能解决一切问题,也不知是真是假。

要不是家族强迫她嫁到李家,实在是无可奈何,她怎么也不可能到这里来。

竟然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二十年前的纸上。

也是可笑。

秦泽接过纸的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他直接就想起来了,二十年前,一个姓楚的年轻人帮助他逃离了京都,为了表示感谢,秦泽给了他这张纸条,让他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自己解决。

“我就是老板。”秦泽说道。

楚幽幽听到秦泽这话,有点疑惑。

面前这个二十出头脑瓜看上去不正常的人就是这老板?

“那以前的老板呢?还健在吗?”

“没有什么以前的老板,这家店一直就是我开的,你刚说这是你父亲临终之前给你的?”

秦泽说着露出一丝惋惜的表情。

没想到当年姓楚那个小伙子已经病逝了。

楚幽幽看着秦泽这好像在为旧友哀悼的样子,更是莫名其妙。

“你认识我爸?”

“交情也有好多年了。”秦泽感慨道,“大概二十十年了啊。”

这人肯定脑子有病!

楚幽幽忍着没说出来。

只是苦笑着叹了口气。

就说啊,就这张废纸,怎么能帮到什么忙呢。

脑子不正常的,应该是她才对。

她刚想离开,秦泽却拽住了她。

“你等等,你拿着这纸来找我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吗?你给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你呢。”

秦泽还是一个很讲情义的人,许下的这白纸黑字的承诺,必须要做到。

“你?”

楚幽幽又打量了他一遍。

长相一般,个子不高,脑子看上去还不好使,笑容猥琐。

这人不就是一纯粹的屌丝吗?

“你能帮什么忙?算了吧,打扰,告辞。”

她冷笑一声说完想离开。

可轮椅刚转过去。

店里就走来一个穿着昂贵皮草的中年女人,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明显是手下。

楚幽幽刚刚还冷笑着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眼神惶恐。

“叔……叔母……你怎么在这里?”

女人是楚幽幽的叔母,叫刘慧。

刘慧满眼不屑地打量了一下秦泽的古董店,又冷眼打量了一下秦泽。

“呵呵,楚幽幽,你什么时候对古董感兴趣了?说好今天跟李少爷两人去吃饭的,推脱掉就是为了来这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难道?”楚幽幽看向了窗外,只见窗外有几个人正盯着着自己,她一下子气愤了起来,“你竟然让人监视我!”

“什么叫监视,多难听啊,我是担心你啊,你一个人双腿不便,派几个人跟着保护你不是很正常吗?”刘慧冷笑一声继续说道,“你说说你,竟然爽约一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

“我……”楚幽幽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叔母!我真不喜欢那个李熙!不想和他吃饭?”

李熙?

是那个南都八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少爷吗?

即便是隐居着的秦泽也听说过这恶少的名字。

纨绔子孙,又浪又渣,可就是家里有钱,做什么都没人敢管他。

刘慧白了她一眼:“李家在生意上帮了你们楚家这么多,一起吃个饭表示下感谢不是应该的嘛!而且这可是你奶奶的命令!”

楚家为了能冲上一线家族,不惜和南都名门李家联姻,一帮亲戚见她势单力薄打算把她嫁过去。

这些楚幽幽也都明白,可要嫁给那样的人,她也是于心不甘。

她稳定了一下情绪。

指了指身后的秦泽。

“叔母,我以前就想说了,其实我有男朋友的,就是他,你突然让我单独和李公子吃饭去,我男朋友会生气的,他这方面超小气。”

楚幽幽说着给秦泽使了个眼色。

“啊?”秦泽一愣,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叔母好。”

刘慧再一次打量了秦泽一遍,一副衰样,忍不住切了一声。

“你?你是幽幽的男朋友?呵呵,小伙子,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势利的人,不过我们楚家再怎么样也是南都的名门,你觉得你和我这侄女门当户对吗?”

门当户对?

秦泽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一愣。

然后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要不是隐居在这里,以他的背景,一般女人都配不上他。

不过他的原则也很明确,只要是美女,来者不拒。

“哎呀,说什么门当户对呀,虽然在你们旁人看来,这小姑娘可能配不上我,但其实我本人还是很开明的,不是很在意这些。”

楚幽幽听完转头看着秦泽,眼神再一次疑惑了起来。

老娘配不上你?

你丫的……

这人不会真的脑子有问题吧?


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认为。

楚家即便只是南都的二线世家,但比起这小小古董店的老板,地位还是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要是楚幽幽真的跟这么个普通人交往的话,楚家绝对会沦为整个南都的笑柄。

旁边的刘慧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可只是轻蔑一笑。

“算了,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她嘴上虽然说着不想管太多,内心却暗自不屑。

因为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只要把这事告诉李熙,他自然而然会动手解决掉面前这屌丝青年。

做掉他,还不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这侄女带到李家今晚的宴会上去。

于是她又瞥一眼楚幽幽,露出了央求为难的表情。

“楚幽幽,今晚的宴会求你别再出乱子了好不好!来的可都是南都的名人!你必须要去!而且得要好好向李公子道歉说明一下你中午为什么爽约,要是李家把这事放大了,不单单是你的信誉扫地,连我和你叔叔的面子都挂不住!更重要的,你也知道这些都是你奶奶的意志吧,违背了老太太,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吧。”

楚幽幽听到老太太三个字,表情明显变得惊恐起来了。

她从小最怕的人就是那老太太。

自从楚家老头子过世后,整个楚家都由老太太金莲凤说了算,其手段老辣狠毒堪比吕后,对于亲戚也是毫不心软。

刘慧看到侄女这表情,内心窃喜,她知道,今晚这楚幽幽跑不掉了。

不过还是装作痛心的样子叹了口气。

“算了,王岳,我们走,我得先去帮这侄女向李家道歉。”

“是,刘总。”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微微鞠了一躬,朝二人鄙夷一笑。

二人走了出去,坐上门口的黑色大奔,笑容再也忍不住了。

“成了!呵呵!这次可终于能把这蠢侄女给嫁过去了!我为楚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老太太可不得给我升职!等再过段时间,我一定要把整个楚家都拿到手!”刘慧笑着,一只手伸向王岳的腿部,抚摸着。

王岳即便知道刘慧的丈夫是自己的老板,可也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拥住了她。

“刘总,那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

……

秦泽津津有味地看完这出家族闹剧。

“幽幽啊,你怎么这么菜啊,被逼婚了都不敢反抗?”

楚幽幽瞪了他一眼。

“你管我……不对!等等!谁允许你叫我幽幽的!”

她说着,脸上露出了厌烦厌恶的表情。

把刚刚的气全洒在秦泽身上。

不过更让她厌烦的,是刘慧那个女人以及家里的老太太。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秦泽猥琐地笑着凑了上去,“都是你男朋友了,叫你幽幽不是很正常吗?”

“你离我远点!”

楚幽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想赶紧离开。

可秦泽依然抓着她的轮椅不肯放手。

“明明是你过来找我帮忙的,怎么还叫我离你远点呢,不要急,你说说看具体要我怎么帮你。”

楚幽幽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非要缠着自己。

“你这人真是……算了,算我错了行不?我就不该来!实话告诉你吧,南都李家的混蛋少爷看上我了!你有本事让他不要缠着我吗?没有吧!你什么都帮不到!所以让我走好不好!”

楚幽幽气愤苦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虽然不甘,但也只有屈服。

秦泽看她咬着嘴唇流泪的样子竟觉得有点动心。

“你是不是有点小看我了?其实我可厉害了!”秦泽把一旁的抽纸拿给了她说道。

“小看你?我……我说这么多都没用吗?先不说李家,我们家老太太多可怕你知道吗?你可厉害了?那你倒是说说你会些什么啊!”

楚幽幽皱起眉头看着秦泽。

满嘴跑火车,还敢一副不把李家放在眼里的样子,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会些什么?你看你这问题问的,我会的太多了,这怎么可能说得完呐,就比如说我的医术,可以轻松治疗你这瘫痪的双腿。”

“医术?呵呵。”楚幽幽根本不屑一听,这种谎也撒得出来。

“不信?那失礼了。”

秦泽说着蹲了下来,伸手就去掀她的长裙。

一双修长纤细的腿出现在他的面前。

即便是阅女无数的秦泽,看到这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下。

“这腿我能玩一年啊!”他故意坏笑道。

楚幽幽愣了一秒,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裙子被掀开了。

这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愤怒和羞耻油然而生。

“快放开!你这变态!”

她害怕地挣扎着,双手使劲地想推开他,可完全推不开。

此时,她对已经逝去的父亲充满了怨恨。

没想到,自己竟被亲爹送入了虎口。

可看着这双美腿刚刚还在感叹的秦泽,猥琐的表情一瞬间犹豫和严肃了起来,然后慢慢抬起头。

楚幽幽也趁机赶紧把裙子拉下,羞愤得就差给他个耳光了。

没等她骂人,秦泽就发话了。

“你这腿,是不是最近一两年才站不起来的?而且还很突然的那种,明明没遇上什么事故就突然这样了?”

秦泽突然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样子和刚刚判若两人。

“哎?”

楚幽幽一愣,差点骂人的表情僵住了。

因为被他说中了。

一年多前的某天,她的双腿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瘫痪了。

知道细节的只有他们楚家的人,为什么这个从未谋面过的人会知道?

她一下子也有点惊讶。

“你怎么知道?”

秦泽站了起来,继续问道:“是不是还去医院检查了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哎?嗯……”

楚幽幽更加不可思议了,为什么连这种程度也知道了。

各大医院她也去过不少了,可所有医生都跟她说,对不起,不知道怎么治。

她现在不禁有些动摇了,难道这个人真的有什么本事?

“后背也给我看一下。”秦泽严肃地说道。

“啊?”

她还没反应过来,秦泽已经把她的身体朝前轻轻一推,把她的衣服也稍微向上一撩,手指顺着她的尾巴骨向上划了十厘米左右用力一按。

这里正好是她的敏感带,整个人浑身一颤,发出一声娇喘。

“你变态!”楚幽幽赶紧拍开了秦泽手,脸羞得通红。

秦泽只是皱起了眉头。

“还好你来得早,再晚半年命都没了。”

“听你瞎扯!你摸了腿还不够还摸我腰!今天要是说不出来是什么问题我就报警!”

秦泽看着她的眼睛:“你被人下了蛊。”

“我信你个鬼哦!真当我白痴?”

这种都市传说一样的东西,她是从来不信,这人肯定是趁机揩油!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报警!”楚幽幽说着点着轮椅上的遥控器想要离开。

可秦泽还是死死地抓着她的轮椅不放手。

“等一下,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着急,命都不要了吗?跟我过来,还有救。”

秦泽说着又推着她的轮椅往里屋走去。

楚幽幽反应过来这人正把自己带进一间小黑屋,一下子慌了。

“别别别!我不报警了行不行!求你放了我!”

她紧张了起来,心凉了半截。

变态,小黑屋。

成年人都知道是什么剧情。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可就在被推进小黑屋的时候。

门口冲进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女生,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

“哥!哥!不得了了!我闯大祸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