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最大罪人被彻底公开!6000万湖北人痛骂!

留学党福利 | 法国五大网上中超,让你坐等辣条来敲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3日 下午 6:33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神医”李跃华是如何趁“疫”打劫的?

人生茶馆 今天

请点击上方“人生茶馆↑↑↑,立即“关注”航亿苇公众号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老皮蛋,作者:高天虎贲第一旅。本号转发时略有修改。)

我本不想写这个短文的,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从正月初三起我就被单位召回上班,虽然没去武汉一线抗疫,但每天在单位和家之间来回30公里的奔波,开着车穿高架,钻隧道,回家还要洗菜做饭,不免感到疲惫。每晚睡前,我都照例会翻着微信,刷着头条,然后就发现一位名叫李跃华的神医这几天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

李神医的舆论热点应该最初源自一位叫陈北洋的湖北厅官,大致是这位老爷在疫情中耍“官老爷”脾气受到降级处分,成了名人。而后,老爷迫于舆论压力,给所在小区写了一封道歉信。其实老爷道歉不道歉大家也并不关心,因为该处分也处分了。但是,大疫当前,大家都关心到了信里面提到的一名叫李跃华的神医了。

天降神医,横空出世,对备受病毒心灵和肉体折磨的武汉人民而言,无异于久旱来甘霖。于是各种其治好新冠肺炎的传言在网上大量传播起来,各种声讨封杀如此民间良医的文章夹带各种愤怒,甚至有矛头直指有关管理部门,认为放着这样的人才和举世无双的专利不用,实在不该。网友言辞不免有出格激烈的,对神医,支持的一大片,反对的也不少。支持的是因为他自称治好了100多个新冠病人,反对的是则是基于常识判断,反而似乎显得理亏。

本人20多年前就读于第三军医大学,地方高考统招生。根据网上报道,李神医自称是第三军医大学毕业的。据我所知,原来四所军医大学只有第一、第二军医大学开设有中医专业,而第三、第四军医大并无中医类专业设置,直至2020年2月28日,我经查询验证,第三军医大学即陆军军医大学无任何中医类专业开设。而根据我国医师执业有关规定,西医执业医师不经过西学中师承培训和考核,是不能执业中医医疗活动的,不要说穴位注射,连中成药都是不能开的。虽然母校也办过成人教育、边海防班、专升本等各种特殊时代背景下的各色花样的学历班,但是就是没中医的,很简单,没师资怎么办学呀?

既然李神医自称是我的校友,对李神医我有三问:

一问李神医:你是第三军医大学哪一级什么专业毕业的,是否可以予以明确?本人可以正式要求母校查阅和公布当年全部学生名单和学籍信息,因为我认为这是事关母校行业声誉的大事。

在网上我还看有人爆出李神医的医师资格证。具体如下:

对这个执业资格证,我也有较多疑问,这个资格证的执业类别竟然是“西医”。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中国执业医师分为四类,分别是:临床、中医、口腔、公共卫生,在类别一栏,是断然不会出现“西医”二字的,不信所有的医师可以翻一下自己的资格证看看,是不是下面这样的(下面这个图是网上找到的,但应该是真的):

我又到国家卫健委官网查了下医师资格,无论是资格证上的执业地址,还是诊所名字,都查不到。网址如下
http://zgcx.nhc.gov.cn:9090/Doctor


到这一步,理智已经告诉我,没必要再熬夜查询了,这不是神医,这很可能是个神棍,或者比神棍更恶劣的,那就是违法行医的犯罪嫌疑人、骗子了。

二问李神医:麻烦把执业资格问题澄清下,可否?你那篇网上炒得很火的科学论文《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真的算得上学术论文么?

这是李神医的诊所“爱因思门诊”,下面一个牌子很吓人、非常高大上的“武汉疑难病研究所”。


我的母校是一所有着光荣传统的军医大学,她学风正、考风严、抓得紧,大部分人毕业时候还保持处子身,就是因为五年时间,除了军事训练,就是在啃书本和对付各种考试;哪怕十二年我没有再碰专业一个字,但五年的扎实教育,却赋予了我比较牢固的基本医学常识体系。


本人转行到行政单位的工作经历,赋予了我比临床医生们更加丰富的经历和更加冷静、理性思考和尖锐地去抓住问题本质的思考能力。所以,我哪怕被神医的执业资格证电击到了,想想万一人家确实有真本事呢,何必拘泥于一纸执业证书呢?于是,我还是抱着希望,去查阅文献去了,翻到了李神医的这篇大作:《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


这个文章万方、维普数据库直接可搜索到,我拜读了全文,不仅忍俊不禁,就不说科学论文吧,前面谈到,我当12年机关干部最重要的任务,是写了12年八股文。我们写八股文时候,往往是左边一根电话线、右边一个烟灰缸,中间一个键盘,全靠脑子想、键盘敲(别小看这种才能,没有五年专业训练写不了首长满意的材料的),就是这种一半主观性很强、一半靠电话了解、下面上报大致数据情况的材料,也比神医的论文要严谨得多。


神医的论文我总结下就是很简单三句话:怎么配、注哪里、治百病。其实,我也不否认,可能会存在一种有效的穴位注射法能确实治疗一种或者多种病,但是你每个病都是这样写就太特码侮辱人智商了啊:


应用一:治疗感冒120例,全部治愈。
应用二:治疗生殖器疱疹25例,全部治愈。
应用三:治疗腮腺炎31例,全部治愈。
应用四:治疗带状疱疹46例,全部治愈。

你说这些都是你治愈的,我信了,因为特码第三军医大学的老师,其实教我们的,这些病毒源性疾病,还有一个统称叫“自限性疾病”,反正老百姓也搞不懂,到底这病是你治好的还是自己好的,反正看您针扎进去了,过阵子好了,那肯定是被医好了。

但是,我还是要从非医学角度说一句:凡事不能太满了,话说得太满了,溢出了,全部都是有效,全部都是马上,全部都是全部,这不需要医学常识来判断,这种表达方式,就是对社会生活任何事情,说得这么满,必然不可信,这是人类应有的基本常识。


说真的,上面这些治愈的疾病如果说是因为苯酚能激发穴位抗病毒,我也不好反驳,权且都承认,下面这些被治愈的疾病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了!因为这根本超脱了医学常理,如果第三军医大学的教授们教过我们乳腺增生、慢性鼻炎、化脓性扁桃体炎、颈腰痛等是病毒引起的,我全网直播,一把火烧掉自己的第三军医大学的学位。

你在文章中说:
应用五:治疗乳腺增生12例。还是全部治愈。
应用六:治疗慢性鼻炎100例,还是有效率96%。
应用七:治疗糊弄小扁桃体炎和扁桃体肿大38例,又全部治愈。
应用八: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25例,有效率100%。
应用九:治疗颈椎病36例,有效率95%。
应用十:治疗腰椎病36例,有效率100%。

摘抄到此,我已经觉得双手在颤抖了。因为,虽然我医学常识有限,但社会常识和心智完全足够,根据神医的论文,我发现苯酚位注射的有效率,已经远远超过西医内科所有治疗手段,甚至都超过了西医外科手段了,而传统正规中医,则是给这个治疗有效率数据吃灰都不够

很多人会问,那如果无依据,怎么会发表论文,这里我要鞭笞下中国的学术期刊问题了,在我国有很多垃圾期刊,它们是专门为了收取版面费而存在的,这些期刊并不在意你写啥,只要你写的东西不抄袭(抄袭也仅仅是怕涉及版权官司波及自身而已),根本不经过同行审阅甚至编辑起码把关,只要交版面费就能发,我判断《求医问药》能把这么一个根本毫无医学常识甚至是人类社会学基本常识的文章发表出来,必属这种垃圾期刊无疑

三问李神医能不能帮我报销版面费?我想在《求医问药》这个刊物发一个完全驳斥你论文全部观点和内容的垃圾文章

如果发不出来我愿意十倍版面费赔偿。我就是想证明,你这个根本不是什么学术论文,而是胡编乱造。

写到这里,夜深了,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的名字:张悟本。不明白的人,好好去百度,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看着他起高楼也是在汶川大地震巨痛前后?一剂小小的苯酚算什么,张悟本的绿豆汤治疗疾病病种和有效率不知道要高你多少倍呀。为啥大家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对的,平时看的历史书比较多,感觉有一句话总结得很到位:国有大难,必有妖孽。



我们现在处太平盛世,平日里罕见的类似新冠肺炎这样的重大危机,对人民群众的心理刺激还是比较大的,面对这么一个严峻的防疫形势,每个人都善良地期待有那么一种力挽狂澜的方法、技术、模式、人物、来改变这种局面(这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就有的习惯,也正式因为这种期待,每次民族到了危难的时刻,总有人振臂一呼、杀身成仁,总有人不顾一切、为民请命),导致稍微有那么一些假象吻合,就不顾一切要把这种意愿强加于一些人和事身上。我想这就是“国有大难、必有妖孽”的深层次原因。


但是,21世纪都过去20年了,我们应该保持更多的理性,要知道,时下能真正力挽狂澜的是党和政府,真正能为民请命的是前线抗疫医护人员,而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靠一个两个人,就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举措了,这只是欧美电影里面的虚幻情节,更不符合科学发明和发现的基本原理(哪怕正规医生,这次新冠肺炎搞科研大跃进,一窝蜂上200项临床研究也是扯蛋,等我有空再来喷)。防疫已经进入决战决胜关头,人生不能侥幸,科学更不可能侥幸,我们唯有坚持科学和常识的底线,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其实神医并不高明,他在本领域也许是浸淫此行多年,江湖游医,似懂非懂,半真半假,但是有的骗子很容易沉溺于自己的角色,直白地说就是骗人的时间太长太长,导致自己都忘了自己是骗子了,这种例子其他社会领域也有。比如,前阵子就有个骗子扮成解放军少将骗了十来年,等真正的军队警备和保卫部门上门抓捕时候,他竟然都回不到农民角色了:


中国人民是善良的,但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的父辈,他们受的教育很少,接触信息的渠道很少,他们很容易去轻信一些东西,其实归根结底,不是骗子多高明,而是我们自己太蠢。

最后,唠叨几句,其实对专业人士来说,属于画蛇添足了,就是网上为何说经过苯酚治疗的患者,都好了呢,我以第三军医大学学的残存的常识猜测如下,不足之处,请医学专家指正:


一是作为自限性疾病吗,大多数人不治也会好,也就是穴位注射生理盐水可能也会好。


二是中医穴位注射本身是一种常用的技术,对一些轻症状改善确实有效果,主要是药物刺激穴位,通过神经调节电生理相关机制对器官、细胞产生作用,穴位注射的药物更多是作为一种神经刺激物质,而不是到靶点直接起效应的。也就是说和苯酚灭活病毒毫无关系,注射点刺激性强的石灰水效果可能更好。


三是可能不少患者本来就已经接受了大量的西药抗病毒和对症治疗。


四是很多患者可能并不是新冠肺炎患者只是自己觉得是罢了。


五是新冠肺炎很可怕,是因为一旦加重会致死,其实大部分人哪怕感染本病毒,免疫系统仍然是能扛住其不往重症发展的,自然就好了。这也是现在各种神药看似都有神效的根本原因。

当然,我一直很奇怪为啥专家不出来指正神棍的一些问题,想来主要是两点:第一,很多一线专家目前正在防疫大战,都很忙,也没时间来论战。第二,有的专家爱惜羽毛,毕竟这年头言语一不慎重,搞不好引火烧身,江湖地位不保。这个时候,我这种特殊经历的人优势体现出来了,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我的职称可能比神医还低,不是一线医生,根本不是专家,可以畅所欲言。


其实和神医也没啥瓜葛,咱也不认识他,前世无怨今世无仇,之所以写本文,再强调两点动机:


第一,你要玩就玩你的,你的信众喜欢被你玩也随便他们,但是,不允许把我母校带下水,免得医学界同仁会说,你们第三军医大学怎么尽出神医?大家还要混医疗圈,第一学历的母校出身是我们永远抹不去的职业标签


第二麻烦放过真正的中医吧,中医一边默默地在地里刨食干活(为人民健康服务),一边还要经受各路假药贩子、神棍、骗子的玩弄、蹂躏,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职业性格使然,不得不出手一击。

不得不说,我们其他人,毕竟都没有受过医学教育,在医学方面低智的话其实也不奇怪,毕竟不能苛求人人都理智,但是,我们不能丧失最基本的理性判断。特别是在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掌握一个话筒可以发声,导致真正的专家无处发声,真正理性的声音被尘埃覆盖。就算鲁迅先生重生,我估计他那几声呐喊,也会瞬间淹没在茫茫喧嚣的人世。


在防控这个人类本来了解不多、认识不足的新病毒中,保持理性,弥足珍贵。对一些极不正常的“神医”、“神药”盲目吹捧的社会现象,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最后总结一句:不是神医有多神,而且笨蛋有多笨。有时候,我们只有无奈。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