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最大罪人被彻底公开!6000万湖北人痛骂!

留学党福利 | 法国五大网上中超,让你坐等辣条来敲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3日 下午 6:33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他给爷爷贺寿却不被全家待见,殊不知首富亲自接待,还要下跪叫老大

乐诚坊 昨天

“主人消失,最近一段时间,一直不曾与我等联系,这从未有过,不过,大家也别自乱阵脚,一切都按照主人在时做事就行了。”

一位戴着老鼠面具的男子正在进行多人视频,而进行视频会议的,一共有十二个人,彼此都戴着不同的生肖面具。

而在这面具背后的每一张脸,都是一方霸主,他们单体实力,比不上那些顶级世家,可是一旦整合起来,绝对是一股任何势力都无法忽视的力量。

“哼,主人不在,也轮不到你一只老鼠在这里发号施令,该怎么做,我们自己不知道吗?”戴着虎型面具的男子冷哼一声,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主人曾说过,他不在时,一切听我的,难不成,你想造反?”

“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就看不惯你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任何人都服,就不服你……”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其余十人都沉默着,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这一次多人视频会议,不欢而散。

“主人啊主人,你到底去哪了?”

一声喃喃,男子将鼠型面具丢在一旁,目中满是担忧。

他担心,自家主人要是再不出现,一手建立起来的势力会散了。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此人不是别人,乃是海天市首富徐大强,一个跺一跺脚,海天市都会抖三抖的霸主。

……

海天市,马路上,一辆红色甲壳虫,正在快速行驶着。

车内,陈诗琪冷着一张脸,不断埋怨着:“有手有脚,不会自己打车过去嘛?还跟老太爷一样,让我过来接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你这样一个哥哥。”

说完,她又忍不住警告道:“我告诉你,今天可是爷爷的七十大寿,你给我表现好一点,没准爷爷一高兴,我就能够去公司了,要不是因为你,爸妈也用不着如此辛苦,我也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

“知道了!”

坐在副驾驶的陈凡,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对于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感到一丝无奈。

他叫陈凡,乃是盛京陈家长孙,陈家乃是盛京的顶级世家,陈凡也是有名的公子哥,背靠陈家,鲜有人敢惹,在盛京可谓是呼风唤雨。

可是,后妈许如萍怕他继承陈家家主之位,趁老太爷不在,联合许家设下陷阱,害他被逐出陈家还不够,更是暗中派了高手来杀他、

好在他师傅八指道人,算出他有一劫,暗中出手,救了他一命,更是李代桃僵,将一具一模一样的尸体丢在了悬崖底下,迷惑许家,摆脱追杀。

而他也替代了这具尸体的身份,成为了海天市陈家的人。

“许如萍,你恐怕没想到,我还活着吧,当我再次踏入盛京,必是你许家覆灭之日。”陈凡深邃的眸子爆射出一抹寒芒。

这一次,他大难不死,可是一直跟随着他,亲如手足的兄弟林海,却因为帮他阻拦敌人而惨死,就连尸体,都还不知道在哪。

“阿海,你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将你妹妹找到,照顾好她。”陈凡心里喃喃:“海天市,是徐大强的地盘,抽个时间,是该去见见这个下属了。”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陈家。

下车时,陈凡听到了陈诗琪的嘀咕声:“回去,又要洗车!”

似乎,他坐过的车,很脏,很晦气。

距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陈家的佣人都忙着布置,整个府邸到处都挂着大红灯笼,非常喜庆。

陈凡跟陈诗琪刚一进陈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挑,浓妆艳抹的女子:“陈凡,你这个扫把星过来做什么?”

“今天是爷爷七十大寿,我们一起过来祝寿,难道不应该吗?”陈诗琪没好气地说道,对于自己这个大伯的女儿,非常看不惯。

陈艳芳冷哼一声:“你过来我当然没意见,可是你带着陈凡过来,难道就不怕这个克星,冲撞了爷爷的大寿?”

“这灾星一生下来就克死了奶奶,三叔也出车祸,撞瘸了腿,公司股价也大跌,反正自打他出生那日起,我们陈家就没有几天安生的,爷爷可是说过,不得陈凡踏进陈家一步,陈诗琪,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敢破坏爷爷定下来的规矩?”

“陈艳芳,你别给我扣这么大帽子。”

陈诗琪冷哼道:“这一次,陈凡来参加寿宴,是爷爷同意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爷爷。”

“问就不必了,谅你也不敢骗我们,不过,你们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有我在公司一天,你就休想进来。”

陈艳芳冷笑一声,她早就知道,这一次陈凡之所以能够来陈家,是陈凡的父母哀求老爷子换来的机会。

之所以过来,就是想要敲打敲打,陈凡跟陈诗琪,陈家的产业,他们兄妹俩就别想了。

等到陈艳芳离开,陈诗琪恶狠狠地瞪了陈凡一眼:“你是哑巴嘛?站在这里一声不吭,要不是你,我至于要看他们的脸色嘛?”

“我……”

“你什么你,算了,懒得跟你多说,看到你就来气。”

陈诗琪气呼呼地离开了,丢下陈凡一个人在大厅。

陈凡脸上泛起一抹苦笑,他是懒得跟陈艳芳计较,狗咬你一口,总不能反咬回去吧?

在他的眼里,陈艳芳就跟跳梁小丑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陈家的地位,是如此的尴尬低下。

简直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就在这时,陈诗琪去而复返,冲着陈凡吆喝道:“你还傻站在那干嘛,还不过来,一起去给爷爷请安。”

“来了!”

陈凡揉了揉鼻子,跟了上去。

二楼书房,陈家老爷子穿着大红的马褂,满面红光的坐在太师椅上,陈艳芳还有陈家的一些长辈,都聚集在这里,一起给老爷子提前拜寿,大家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可是当陈凡跟陈诗琪走了进来,整个书房瞬间寂静了下来。

老爷子一看到陈凡,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收敛紧绷。

“爷爷,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越活越年轻。”陈诗琪恭贺了一下,老爷子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封了一个红包。

陈凡也有样学样,说了贺词,老爷子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不过态度依旧冰冷:“行了,没什么事情,你就先出去吧!”

得了,热脸贴了冷屁股,不过陈凡并没有在意,转身离开书房,可是没走两步,陈凡父母陈天鸿跟柳淑芳追了出来。

“小凡,你别埋怨你爷爷。”陈天鸿叹息一声:“他老人家这一次,能够让你过来参加寿宴,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你的。”

“我没事!”

陈凡笑着说道,他是真的不在乎老爷子的看法,他又不是原来的陈凡。

在这陈家,也只不过是一个过渡。

迟早有一天,他会杀回盛京。

陈天鸿夫妇见陈凡并没有沮丧也松了一口气:“小凡,那你四处转转,爸妈这边,还有事情要忙。”

陈凡在大厅,找了沙发坐下,脑海里却在想事情,梳理‘前身’的人际关系。

前身横死,成全了他。

可是幕后凶手,要是知道他还活着,肯定会再次下手。

他可不想,没被许家干掉,反而在这小小的海天市送命。

找出凶手,势在必行。

一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二来,自己用了前身的身份,也该为对方做点事情。

时间缓缓流逝,临近寿宴开始,前来陈家贺喜的宾客也越来越多,彼此相熟的,也都聚在一起,相互交谈着,陈凡依旧坐在那里。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后背一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蛰伏在草丛里的毒蛇给盯上了。

他抬头一看,顿时发现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青年,在盯着他看。

正搂着一个染着一头金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朝他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陈凡吗?”

青年趾高气昂地走过来冷笑道:“你这个丧门星怎么也来了?”

陈凡眉头一挑,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

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有件事很尴尬,他并不认识这家伙是谁,

他来海天市不久,前身的许多人际关系,他还没有彻底弄清楚。

“怎么,装不认识?”青年脸色一沉,推了一把身边的女人说道:“小丽,看到你前男友,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啊?”

“哎呀,跟他这种人有什么好聊的。”女人娇滴滴地撒娇道:“我现在可是勇哥你的人,别的男人,别说说话了,我都不会多看一眼,就更加别提像他这种废物了。”

“哈哈……说的没错。”

青年大笑着:“交往了三年,结果连碰都没碰你,这不是废物是什么?我说陈凡,你是不是不举啊!”

直到此刻,陈凡才知道,原来这个青年是陈大勇,女的是前身的前女友李晓丽。

他在前身的日记里看到过,这个陈大勇,乃是前身的堂哥,不学无术,却擅长溜须拍马,身受陈家老爷子喜爱。

“你怎么知道我没碰?”

陈凡冷笑道:“别告诉我你试过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医学技术已经很发达了吗?我不要的破鞋,你还拿去当宝,就她这样子的货色,我早就玩腻了,正愁不知道怎么甩了呢,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接盘。”


陈大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没有想到,陈凡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李晓丽更是气的娇躯颤抖,生怕王涛当真,连忙解释道:“勇哥,他说的都是假的,我根本没有让他碰过,我的第一次都已经给你了,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随后,又朝着陈凡怒骂道:“陈凡,你为什么要害我,你是不是见不得我过的比你好,你还不赶紧跟勇哥解释清楚。”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陈凡还真的走到陈大勇面前:“对不起,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我跟李晓丽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清纯的不要不要的,什么都不会……”

陈晓丽大喜:“勇哥,你听到了吧,我跟陈凡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贱人!”陈大勇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打的李晓丽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其实,陈凡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让陈大勇更加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因为他想起了,李晓丽在伺候他时那熟练的技巧。

这特么的那是新手,根本就是老司机啊。

殊不知,李晓丽是为了讨好他,暗地里学习过的。

陈凡撇了撇嘴,就这智商,还跟他玩?

他转身离开,懒得继续搭理这对狗男女,可是自觉丢了颜面的陈大勇,岂会罢休,他怒吼一声:“你特么给老子站住。”

今天这口气不出,要是传出去,他以后在海天市还怎么混?

而且,他很不爽陈凡刚才的表情。

不过,随着陈大勇这一声怒喝,四周宾客也都闻声望了过来,陈老爷子也在这时候,在其余陈家晚辈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一看到陈老爷子,陈大勇顿时委屈的叫嚷道:“爷爷,您要为孙儿做主啊,陈凡色胆包天,居然当众非礼我女伴,还出手打人。”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什么,他就是陈凡,陈家的那个灾星?”

“这陈凡一出生就克死了陈老夫人,还害得陈家……陈家老爷子当时就要将这灾星给丢到野外,让其自生自灭,只是陈天鸿夫妇不忍,强行留下,最后还搬出了陈家大宅,弄到现在,陈家老爷子对这一家人都不待见了……”

有知道陈家历史的宾客,顿时将这一段陈年往事述说了出来,惹得其余宾客好奇惊呼:“今天可是陈老爷子七十大寿,居然还让这样子的灾星来出席,就不怕冲撞了喜气嘛?”

“谁说不是呢,居然连自己堂哥的女友都欺负,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

“陈家还真是家门不幸啊,居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四周宾客议论纷纷的话语,全部传到了陈老爷子耳中,使得老爷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爸,小凡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陈天鸿想要解释,可是老爷子一跺拐杖,呵斥道:“你给我住嘴,还嫌我的脸丢的不够吗?”

随后,他望向陈凡:“畜生,还不赶紧向你堂哥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

陈凡冷声道:“是他们污蔑我,您老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我道歉?”

陈艳芳这时候,蹦跶了出来,指着陈凡的鼻子教训道:“陈凡,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爷爷说话?你的意思是,爷爷老眼昏花,不明事理了?”

“爷爷,陈凡这家伙,在您的寿宴上都做出此等事情来,在外面,还不知道怎么仗着我们陈家的名号,胡作非为呢!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让他涨点记性,我怕他以后为我们陈家惹出大祸。”

此话一出,其余人也是纷纷附和,陈大勇满脸狰狞地说道:“小惩大诫,断他一只手,我看他以后还怎么非礼女人。”

陈老爷子脸色一阵变幻,似乎在考虑陈大勇的提议,陈天鸿不断哀求,使得老爷子又开始犹豫了。

陈大勇有些急了,最近,公司的生意在走下坡,老爷子嘴上没说,可是已经有意将陈天鸿召回公司来打理生意。

这一次,让陈凡前来参加寿宴,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一旦陈天鸿回了公司,他父亲就要退位,他也无法继续逍遥,没准到时候,陈家的产业就会落在陈凡手中,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他必须,让老爷子厌恶陈凡,连带着不待见陈天鸿,打消老爷子的心思。

就在这时,陈家门口迎宾之人,扯着嗓子奋力喊道:“徐少送金寿桃一个!”

一时间,全场哗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动容之色。

只因,徐少这两个字。

在海天市,敢称徐少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海天市首富,徐大强的独子徐杰,海天市第一公子哥。

“天呐,徐少居然也来陈家给陈老爷子拜寿?”

“陈家莫非搭上了徐家了?”

这一刻,不仅四周的宾客震撼,就连陈家老爷子本人,也是大吃一惊,他也没有想到,首富之子,徐杰会来参加他的寿宴。

不过,看着四周宾客那羡慕之色,他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陈大勇这时候,则是开口道:“爷爷,您不是一直想要跟徐家合作吗?这一次,孙儿我可是使了浑身解数,这才将徐少邀请来的。”

听到这话,陈老爷子连说三声好,有心想要上去迎接,可是一想到自己是长辈,不能失了身份,只能够催促陈大勇过去迎接。

“徐少,您来拉!”

“徐少,我是天马公司的小赵,上次在酒会上见过,您还记得我不?”

“徐少……”

徐杰一来,四周的宾客,纷纷上前讨好,要是能够搭上徐杰,跟徐家合作,到时候想不发财都难啊!

徐杰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始终面带笑容跟一干宾客谈笑风生,随后,走到陈老爷子面前,说了一番恭贺的话,惹得陈老爷子笑得合不融嘴:“徐少前来,让整个宴会蓬荜生辉啊!”

“老爷子,这一次来参加寿宴的,可不止我。”

徐杰轻笑道:“我爸等会儿也会过来。”

“什么,令尊也要来?”

陈老爷子惊呼一声,徐杰过来已经让他颇感意外,现在居然连徐大强也要来,这,这惊喜来的太过突然,让他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

徐杰突然话锋一转道:“老爷子,我这人呢,别的都好,就是见不得有人欺负我兄弟。”

“徐少说的哪里话。”陈老爷子心里咯噔一声,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嘴上却说道:“阿勇那是我孙儿,怎么可能被人欺负呢!”

“可是我怎么听阿勇说,有人非礼他的女伴,您老非但不责罚,反而还袒护呢?”

“阿勇,这点小事,你怎么还跟徐少说了,爷爷有说不处罚陈凡吗?”

陈老爷子之前还有些犹豫,可是这会儿,陈大勇立下大功,搭上了徐家,还跟徐杰关系那么铁,他自然知道怎么做,顿时朝着陈凡呵斥道:“还不快跪下,向你堂哥道歉认错。”

陈大勇微微皱眉,对于这个结果,很不满意,他做那么多,可不只是让陈凡下跪这么简单,他要将陈凡给废了,以绝后患。

“我没错,凭什么下跪?”

陈凡的脸色,始终平静如常,陈老爷子气得不行,拐杖猛地一跺:“畜生,叫你跪你就跪,连我的话你也敢忤逆不成?”

“小子,你挺狂啊!”徐杰眯着眼,冷笑道:“叫你跪下道歉,那还是轻的,依我看,像你这种败类,就应该打断手脚,免得再出去祸害其他人。”

“徐大强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呢!”

对于自己的属下,陈凡还是非常了解的,徐大强性格内敛,善于算计,说一声老谋深算都不为过,可这徐杰一看就是一个二愣子,没有一点城府,徐大强的优点没有学到,反而纨绔子弟应该有的狂妄,倒是一点都不缺。

“居然敢直呼我父亲的名讳,你好大的狗胆,本少就代你爸妈,好好教训教训你。”

徐杰眼睛一瞪,抬手就要教训陈凡,可是陈凡却后发先至,一个耳光扇打在了徐杰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徐杰嘴角溢血,跌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紧跟着,哗然之声响起。

“天呐,这小子疯了吧,居然敢抽徐少?”

“上次我记得有一人,在会所得罪了徐少,结果当晚就被人丢进海里喂鱼了。”

四周的宾客,纷纷惊呼出声,看向陈凡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完了,完了!”

陈天鸿夫妇脸色惨白,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陈凡居然如此冲动。

这一下,可惹下大祸了。

陈天鸿连忙上前想要将徐杰搀扶起来,可却被徐杰一把推开,他满脸狰狞,咬牙切齿道:“小子,你死定了,今天我要是不弄死你,我徐杰这两个字倒着写。”

陈大勇心中大喜,表面上却佯装大怒道:“陈凡,你自己找死,别连累我们陈家。”说完,他还朝着老爷子一个劲的打眼色。

陈老爷子见状,这才回过神来:“不错,陈凡所作所为,跟我们陈家没有一丁点关系,您要杀要剐,我们陈家都没有任何意见。”

此时的他,真的恨不得掐死陈凡,要是徐家因此迁怒,整个陈家都抵挡不住徐家的怒火啊!

“爸,不能啊!”

陈天鸿夫妇大急,要是老爷子不管,陈凡今天必死无疑,陈诗琪虽然不待见陈凡这个哥哥,可是也不忍心见陈凡死,也跟着求情。

陈老爷子心中原本就有怒火,看到陈天鸿居然还敢为陈凡求情,当场大怒:“谁要是再敢替陈凡求情,一律逐出陈家。”

陈天鸿夫妇面若死灰,走到陈凡身边:“小凡别怕,有爸妈在,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陈诗琪虽然没有言语,可也走了过来,表示一家人共进退。

陈凡笑了。

开玩笑,他会怕吗?

不过,陈天鸿夫妇跟陈诗琪的举动,使得他心里暖洋洋的,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父母疼爱,还有兄妹之情。

“都被你害死了,你还笑。”陈诗琪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撬开陈凡的脑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放心,我们谁都不会死。”

陈凡淡淡开口,别说区区一个徐杰,就算是徐大强来了又如何。

就在这时,门口迎宾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徐先生到!’

海天市首富,徐大强来了!


迎宾这一声吼,使得全场人都激动起来。

海天市首富,平日里可不是他们说见就能够见的。

要是能够见上一面,交谈上几句,以后在商场上,酒桌上,都有了吹嘘的资本。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

愁的人,自然是陈老爷子了,生怕徐大强知道陈凡打了徐杰迁怒陈家。

陈天鸿夫妇也是担忧不已,全场的人,唯独陈凡脸色不变。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门口之处。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将想要上前搭话的宾客,全部都隔搭在了外面。

徐杰看到自家老爸来了,顿时就好像被人抢了棒棒糖的小孩,一脸委屈的告状:“爸,我被人打了。”

徐大强脸色一沉,冷声道:“是谁?”

他的声音低沉又饱含怒意。

对于自己这个独子,平日里他自己都舍不得骂一句,就更加别说打了。

现在,在这海天市,居然有人打他的儿子。

当他徐大强是吃素的吗?

随着徐大强的话,整个宴会大厅的温度,都急剧下降。

他视线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不敢与之对视,气场强大。

“是我!”

就在这时,陈凡站了出来,淡淡开口道:“你儿子出言不逊,我替你教训教训,免得以后出去,招惹是非。”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哗然。

“这小子疯了吧?在徐大强面前,还敢那么嚣张?”

“陈老爷子一世英明,陈天鸿年轻时也是经商奇才,陈家这么就出了这个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是要将整个陈家,拖入深渊啊!”

“你……”

徐大强刚想呵斥,可是对上陈凡的眼神时,他浑身一震。

这眼神,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跟主人好像!

陈凡暗地里,一共培养了十二名属下。

以十二生肖命名,而他就是生肖之主。

可是却却从来没有露出过真面目。

一个人的相貌可以遮掩,可以改变,可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还有说话的口气,在徐大强看来,简直跟他的主人,如出一撤。

眼前这个青年,真的是主人吗?

这一刻,徐大强心里疑惑不已。

“陈凡,你个畜生,你这是想要害死我陈家吗?”陈大勇蹦跶了出来,对陈凡一番呵斥,紧跟着又走到徐大强面前,厚着脸皮攀关系:“徐叔,我是杰哥的兄弟,我叫陈大勇,这陈凡是我陈家的败类,他的所做所为跟我陈家没有一丁点关系,您想要如何处置,我们陈家都没有意见……”

不等陈大勇把话说完,徐大强一个巴掌抽了过去:“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

这一巴掌触不及防,陈大勇直接被打懵了,捂着脸,满是委屈之色。

他以为徐大强是因为陈凡才迁怒于他,心底里愈发恨陈凡了。

“小子,你很有种。”徐大强眯着眼冷笑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了,你当真不怕死?”

“想要我死的人有很多。”

陈凡淡淡道:“可惜,我依旧活得好好的。”

徐大强眼神一凛,一挥手:“将他给我抓起来。”

“不要,不要抓我儿子,徐总,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我给您跪下了。”刘淑芳说着,就要给徐大强下跪,陈凡连忙一把扶住:“妈,没事的,你下跪,他徐大强承受不起。”

“小子,死到临头,还如此大言不惭。”徐杰恶狠狠地说道:“爸,一定不能让这小子死的太痛快,我要狠狠地折磨他。”

徐大强没有搭理徐杰,而是扭头看向陈老爷子:“我需要一处安静的地方。”

“二,二楼书房。”

陈老爷子连连点头,捏了一把冷汗,刚才徐大强看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要找他算账。

二楼,书房。

徐杰一脸狞笑着:“陈凡你说吧,你想怎么死?”

他已经想好了,如何折磨死陈凡,将心中这一口恶气给出;。

徐大强扭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徐杰:“出去!”

“什么?”

徐杰有些懵逼,不知道为何让他出去,可是大小他就不敢忤逆徐大强的意思,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书房内,就只剩下了徐强大跟陈凡两个人。

“你是谁?”

此时的徐大强,依旧还无法确认,陈凡是不是他心中的他。

“智鼠,终于见面了。”

陈凡嘴角上扬,面带笑容。

徐大强呼吸一窒,紧跟着,直接跪在了地上,颤声道:“主人,真的是您。”

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海天市遇到陈凡。

虽说,他没有见过陈凡的真面目,可是也知道,陈凡常年活动的地方是在盛京。

这一幕,要是让宴会的人看到,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起来吧!”

陈凡将徐大强搀扶起来,徐大强平复了一下心情:“主人,您消失这么久,为何又突然出现在了海天市?”

“被人追杀!”

陈凡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徐大强却能够听出话语里的寒意。

至于是什么人追杀,徐大强也不敢问。

“主人……”

“有话就说。”

陈凡看到徐大强欲言又止,不由皱了皱眉头。

“主人行事,属下原本不敢干涉,可是主人如果有时间,还是露一面为好,免得下面人心浮动。”

徐大强说话的同时,一直注意着陈凡的脸色,却发现他一点也不意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我暂时还不能露面。”陈凡淡淡开口:“之前我就察觉到,你们十二人当中,有人在暗中查探我的身份。”

此话一出,徐大强脸色大变,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主人,属下绝对没有逾越。”

陈凡很早之前,就警告过他们,不要试图打探他的身份,合适的时候,他会以真面目出现。

“我相信你没有。”陈凡沉声道:“在这十二人之中,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可是其他人,我信不过,趁这个机会,我正好铲除这些不安分的因素,我能给他们现在的一切,同样,也能让他们一无所有。”

徐大强听得心中一颤,遍体生凉,他毫不怀疑陈凡说的话,就好像当初他落魄,被仇家追杀,是陈凡救了他,让他报仇,斩杀仇人。

“你现在好歹也是海天市首富,怎么会来陈家参加寿宴?”

在陈凡看来,以陈家的级别,根本请不动徐大强才对,不然的话,这海天市首富也太掉价了。

“陈家的名下有一座荒山,那座山的石头含有稀有金属,提炼出来比黄金还要贵。”徐大强将自己来陈家的目的述说了一遍:“我这一次来的目的,就是想要从陈家的手里购买山的所有权。”

“你啊,这事情办得有点糊涂。”陈凡摇摇头道:“陈家的人又不是傻子,你无缘无故想要购买一座荒山,你觉得他们会不起疑嘛?”

这事他记得,上次徐大强在视频会议上,跟他汇报过。

徐大强轻笑道:“理由我都已经想好了,就说开发度假村,到时候再给陈家一点好处,相信他们会同意的,只要成功,到时候带来的好处,不可估量。”

陈凡听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让徐大强自己看着办。

徐大强突然又跪地:“主人,属下教子无方,冲撞了主人,还请主人能够饶犬子一命。”

“年轻人,有点脾气没什么。”陈凡淡淡开口:“打磨一下就是了,还有,我的身份,你不要向任何人透露。”

“属下明白!”

就在徐大强跟陈凡在密谈时,一楼宴会厅,陈家众人都坐立不安。

陈天鸿夫妇还有陈诗琪的脸上都挂满了担忧。

“大勇,你跟徐少关系好,你赶紧上去说些好话,这件事,跟我们陈家没有任何关系,千万不要迁怒我们。”

“爷爷,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陈大勇心里得意,嘴上却说道:“陈凡如此没大没小,这件事,有些难办啊!”

一听这话,陈老爷子急了:“大勇,我们陈家的命运,就寄托在你身上了啊!”

其余陈家的人,也纷纷附和,陈大勇这才说道:“那我试试!”

陈天鸿夫妇跑过来,拽住陈大勇的袖子:“大勇,小凡他可是你堂弟,你去跟徐少说说情,让他们放过小凡吧!”

“行吧,看在二叔的面子上,我跟徐少说说,但是有没有用,我可不敢保证。”

陈大勇嘴上说的好,可是心底里已经打定主意,等会儿上去,一定要让徐杰弄死陈凡。

如此一来,陈家嫡孙就只有他一人,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

哪怕,他并不认为,陈凡这个扫把星,可以继承陈家,可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将这个希望扼杀在襁褓之中。

“杰哥,你怎么站在外面?”

陈大勇上了二楼,就看到徐杰趴在门边,顿时好奇地问了一句,徐杰故作镇定:“没什么,你怎么上来了?”

陈大勇说道:“杰哥,我就是上来问问,您打算怎么处理陈凡那小子?”

“这还用说。”

徐杰冷笑一声:“一定得弄死这家伙不可,你该不会是想替他求情吧?”

“杰克说笑了,我怎么会替陈凡求情。”陈大勇面露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道:“陈凡这小子,敢冲撞杰哥,就算是死一万次都不多余,照我看来,一定不能让他死的太轻松。”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