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最大罪人被彻底公开!6000万湖北人痛骂!

留学党福利 | 法国五大网上中超,让你坐等辣条来敲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3日 下午 6:3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比武汉更凶的疫情爆发地,16天生死时速,堪比大片!

我是李月亮 财经要参 今天

作者:李月亮

来源:李月亮(ID:bymooneye)


你知道吗?新冠病毒爆发最密集的地方,不是武汉。
是在一艘豪华邮轮上。
现在,它成了举世皆知的“恐怖邮轮”。
1月20日,三千多人登上这艘世界顶级的豪华游轮,期待安享一次美好旅行。
却不想,其中一位80岁的香港老爷爷感染了新冠肺炎。
这位老人,改变了邮轮的命运。
截至2月27日下午,这艘船至少有705人被传染新冠病毒,3人去世。
过程惊心动魄,堪比电影大片。
 
01
 
这艘名为“钻石公主号”的邮轮,高达18层,船上有14家餐厅,多家风格不同的酒吧,24小时提供美味佳肴,还有4个游泳池、可容纳700多人的公主剧院,以及温泉、夜总会、豪华赌场、艺术画廊、健身中心、SPA、图书馆……
总之,吃喝玩乐,一应俱全,项目多到玩不过来。
而这次旅行的开头,也如预期般美好。
三千多名乘客在船上看海、读书、喝酒、跳舞、健身……尽享惬意好时光。
没有人知道,灾难已悄然而至。

一位香港老人,之前去过深圳,上船时已经有些咳嗽。
但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1月20日上船,在和其他乘客一起度过了5天好时光后,在香港下了船。
1月30日,老人开始发烧。
2月1日,他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而当时,钻石公主号的旅程还没有结束。
得知老人确诊时,船上共有3711人,来自日本、美国、英国、中国等56个国家和地区。
其中中国人有311名,大部分来自香港。
确诊消息传来,邮轮开始采取防疫措施,并在两天后,停泊在了日本横滨。
船方通过闭路电视轻描淡写地播出了这一消息,而乘客也都没怎么重视。
2月4日——船方通报疫情的第二天,邮轮餐厅依然人满为患,几乎没有人戴口罩。
2月4日,船上的餐厅

只是随后,噩梦开始了。
02
 
2月5日,船上有10人确诊新冠肺炎。
日本政府决定:邮轮不许靠岸,禁止任何人私自下船,船上所有人就地隔离14天。
船方随之发布消息:所有乘客不准离开房间,正式开始封船海上隔离。
之后,新冠病毒感染乘客的人数开始迅速增长,数字一天比一天惊悚。
  • 第一天,确诊10人。

  • 第二天,确诊人数达20人。

  • 第三天, 61人。

  • 第六天, 135人

  • 第十五天,634人。

  • ……

 
人们渐渐意识到:
之前的十几天里,大家在船上吃饭、跳舞、游泳、桑拿……的同时,病毒也正大肆在邮轮的各个角落疯狂蔓延。
细思极恐。
而随后的两个星期隔离期,对船上的人更是一场磨难。
邮轮旅行虽然售价昂贵,一个人要1.6万至8.8万人民币。
但很多人倾尽积蓄买来的,只是一个无窗房间,大小只有3×5米。
关上门,就是一个密封箱。

被通知不准离开房间后,乘客们就像被锁进了集装箱,没有风,没有光,只有漫漫黑夜和浑浊的空气。不看时间的话,连白天夜晚都不知道。
这些密闭空间完全依靠中央空调通风。而如果采用内循环系统的话,空气就是在各个房间里流通,这无疑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一个老人说:“我们像被囚禁的犯人一样。一天24小时都不能开门,除非有人敲门来送食物。”
熙熙攘攘的自助餐厅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隔着手套从房门递过来的冷冰饭菜。
而除了身体被“囚禁”,还有更多精神上的折磨。
他们不知道船上有多少人感染了,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自己。
附近房间的人在痛苦地咳嗽。
有的女人一哭就是好几个小时……
 
74岁的英国爷爷大卫,本来是为了庆祝结婚50周年,和妻子来旅行的,却不想遭遇了这样的噩梦。
他每天一起床就打开手机,拼命地刷媒体的报道,祈祷新确诊的数字能降下来一点。
可是每一天都在上升。
他每天都在网上直播船上的情况。
2月5日中午11:50,他还没吃上早餐。他们老两口已经超过14小时没有食物了。
“我是糖尿病患者,如果再不吃东西,我真的会昏迷!”他说。
这位爷爷和妻子最后也被证实确诊感染了。他们的孩子在接受采访时说“给父母打电话时,听到父亲在呕吐。不过他可能是因为惊吓而不是病症。”

船上还有很多需要长期服药的人,有些是心脏病患者,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而船上药物严重不足。
一位乘客拿着写有“药物不足”的日本国旗 
乘客用日本国旗和床单制作求援信号
有乘客说,他的妻子已经被确诊,但没人给他们共用的房间消过毒,而他还要继续住下去。他相信自己被感染,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已经发烧的船员,依然和其他船员坐在一起吃饭,也仍然与没有任何症状的同伴共住一个房间。
而这些船员还要负责其他乘客的生活……
日本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曾经去了一趟邮轮,回来后直言:“现场完全混乱”,“没有专业的感染控制专家,只有官僚们在做完全外行的工作”,“违反了所有的感染控制原则”。

他说自己有着丰富的专业知识,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所以去前并无恐惧,但他没想到船上是此番景象,这让他“从心底里感到害怕”。

75岁的美国作家,乘客盖伊对CNN说,豪华邮轮成了一个“被污染的监狱”。“我们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安全,很容易感染。”“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不安的情绪在迅速弥漫,人们纷纷要求“登陆”、“回家”。
2月10日,160名印度船员们在网上联名恳请印度政府“救救我们!至少让健康的人先下船。”

美国的一对新婚夫妇,本来是攒了两年的钱,想来一次美好的蜜月之旅,却没想到登上了恐怖邮轮。
妻子甚至在视频里直接喊话特朗普:“特朗普,救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