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武汉最大罪人被彻底公开!6000万湖北人痛骂!

留学党福利 | 法国五大网上中超,让你坐等辣条来敲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3日 下午 6:2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瘦身万亿DGP的山东,16城如何破局突围?

王丹青 凤凰网青岛 今天

1月21日,山东省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山东省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山东省2018年GDP数据修订为66649亿元,比初步核算减少9821亿元,总量下调12.8%,修订后经济总量仍居中国第三位。


2020年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初见成效之年。而当下面临GDP“缩水”这一困境,山东需要怎么做,才能让新旧动能转换在初见成效后实现全面突破?

齐鲁财研社第12期

撰文/©王丹青

编辑/©于莹

授权转载自:界面山东



初见成效:双核格局再确立
胶东经济圈居龙头


据山东省统计局官方网站消息,国家统计局首次统一核算并反馈结果显示,2019年山东全年实现生产总值71067.5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5.5%。而作为山东经济格局中两颗耀眼的“双子星”,济南与青岛的经济数据仍是关注的重点。

综合山东16地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2019年,青岛经济总量仍居山东首位,济南位居第二。


山东省统计局首次统一核算并反馈结果显示,2019年,青岛市实现生产总值11741.31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6.5%;2019年济南市地区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数据为9443.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0%。但从增长速度来看,济南超越青岛0.5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与济青同为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核心区的烟台经济总量位居山东第三位,2019年烟台市生产总值初步核算数据为7653.4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5.5%,增速与全省持平。

而值得思考的是,近日山东省委、省政府印发《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的实施方案》,其中提出山东将强化区域联动发展,支持济南、青岛市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提高综合承载和辐射带动能力。以同城化为方向,培育发展济南都市圈和青岛都市圈,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山东半岛城市群。实施省会、胶东、鲁南三大经济圈的区域发展战略,推动形成全省区域一体化发展新格局。

而根据此次公开的数据,在山东三大经济圈区域中,省会经济圈有济南、淄博、德州三市进入2019年山东经济总量前十名,鲁南经济圈有临沂、济宁、菏泽三市进入前十,胶东经济圈进入前十的有青岛、烟台、潍坊、威海4市。

从经济总量上来看,胶东经济圈发展仍居龙头位置。













传统工业产业:
曾经的优势成如今的转型痛点


从数据来看,山东GDP“缩水”的近万亿元具体到16地市,淄博2018年GDP数据“缩水”1495.4万元,这一数据也是山东16地市中最高的。


除此之外,16地市中“缩水”超过千亿元的还有东营市、泰安市及青岛市。值得一提的是,数据重新修订后,山东仅菏泽市2018年GDP数据增长了41.94亿元。


针对此次数据修订,山东省统计局副局长陆万明曾在当天发布会上表示,第一是统计数据更为科学,严格按照在地普查原则,剔除历史上不合理、不规范因素,有效解决了一些企业集团、总部经济等打捆上报、重复计算的历史问题;第二是普查后山东全省源头数据更加真实可靠;第三是山东努力化解了多年来累积的统计调查误差,解决了调查对象复杂,部分地区存在政绩观偏差造成的统计源头数据误差问题。


从这一角度来说,修订后的数据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山东近两年的经济发展情况。



根据修订后的数据,淄博市2018年GDP排名从原先的第5位降至第8位,2019年位次不变,而枣庄市连续两年垫底。而这一数据,更体现了山东作为工业大省所面临的转型压力。

毫无疑问,山东资源禀赋,钢铁、煤炭、水泥、化工、电解铝等传统工业产业一直是山东经济发展的优势所在。然而在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进程中,这些优势传统产业都面临着巨大的变革,或承担着环保的重压,或承担着增质提效的压力。


从这一角度来说,曾让山东引以为傲的传统工业产业,成为了山东经济增长中一个新的“痛点”。以淄博为例,作为一座老工业城市,淄博的经济结构曾是传统产业占70%、重化工占传统产业80%,因此,以新旧动能转换促进高质量发展成为淄博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

淄博一手抓“存量变革”,一手抓“增量崛起”。以建陶产业为例,淄博在将落后产能全面清退后,出台相关政策,借助院士工作站平台载体,令建陶产业开始走上园区化、集聚化道路,成为淄博市转型升级成功的优势传统产业代表之一。

但对于钢铁、水泥、煤炭等传统产业来说,新旧动能转换绝非一蹴而就的工作,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成本及技术投资,更重要的是,如何应对短期内的经济增长减缓这一痛点。

从数据来看,淄博2019年三次产业结构由2018年的4.1:51.4:44.5调整为4.1:49.9:46,虽然第二产业比重下降1.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提高1.5个百分点,但整体来看,依然是“二三一”结构。而同样是工业大市的济南,产业结构早已调整为更具增长活力的“三二一”结构——2019年济南三次产业结构为3.6:34.6:61.8,其中第三产业占比相较去年提高了0.2个百分点。

与淄博处于相同境地的还有枣庄。曾被称作“煤城”的枣庄,已经连续2年在山东16地市经济总量中垫底。虽然枣庄近年来一直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线,但无奈基数庞大,经济增速放缓的阵痛无可避免。

对此,山东省委、省政府印发的《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中提出,山东将优化调整钢铁、炼化、焦化等高耗能行业布局,到2022年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钢铁产能原则上全部退出,日照—临沂—青岛沿海地区钢铁产能占全省比重提高至50%以上;对位于城市人口密集区和炼油能力在300万吨及以下未实现炼化一体化的地炼企业,2022年年底前完成产能分批整合转移;引导钢焦一体化布局,从严控制煤炭产区焦炭产能,其他区域逐步退出。